同人小说商业化,半学术研究?

文章内容请勿擅自复制粘贴。

'Should Fan Fiction Be Free?'——同人小说商业化思考

***  谨以此文希望引起更多同人创作者的兴趣,同时表明我是认真想采访各位作者,交流一下相关想法,不是骗子来的。


关于同人小说商业化的必要性,Abigail De Kosnik在"Should Fan Fiction Be Free?"一文中的论述是很有说服力的。


他先是举出了FanLib的反例——这一试图将同人小说创作商业化但失败了的案例让人们获得的教训是:主要为男性所控制的资本想要将主要为女性所创作的内容进行纯商业化的利用,使得这种商业模式完全脱离了同人创作自由交换的本质,而这一缺陷与其说来源于性别差异不如说是来源于身份的不同,不了解同人圈内情的外来资本的介入无法满足圈内同人爱好者原生的需求;有被访的同人爱好者表示要说到同人商业化,比起“外来者”,更希望是同人创作者本人去进行商业化、获得商业化利益。


这一反例其实引出了本文的核心观点之一:察觉到同人创作商业价值的商业资本有心开采这一价值却不能被主要的产消者/同人爱好者本身认同,而同人爱好者、创作者拥有产消能力却没有尝试将自己的劳动成果商业化的意识。因此Abigail点出了同人爱好者面对着Sugarhill Moment的险境:迟迟不主动想办法将自己的创作成果变现,只待“外来者”抓住商机时被动地任人搓圆揉扁。


Abigail也提到了日本同人志的发展壮大和美国星战迷因为自制影片、游戏而获得商业合作机会或者入职邀请的成功案例。但他也谈到了这样的成功案例未必对于同人小说的商业化具有参考价值,因为同人小说的自由交换特质(gift culture & gift economy)非常强。要说同人小说商业化的成功,也确实有一些公版书的衍生作品获得过关注和成功。


Anita Diamant's The Red Tent (1991), Sena Jeter Naslund's Ahab's Wife (1999), Linda Berdoll's Mr. Darcy Takes a Wife (1999) and Darcy and Elizabeth (2006), Alice Randall's The Wind Done Gone (2001), Isabel Allende's Zorro (2004), and Nancy Rawles's My Jim (2005) are books that all achieved critical acclaim and/or commercial success, and all retell well-known stories.


这些对经典作品的改编或续写的衍生作品,获得的成功不仅没有对原作构成市场威胁,而且起到了很好的推广原作的作用。


Abigail引述Rebecca Tushnet在"Copy This Essay"中的观点表达了同人小说的作者们对于销售衍生作品这一行为“违法性质”的顾虑过于强烈,在他看来,可参照的具体法案并未出现,而一些挣着钱的同人创作者也并未遭遇过法律方面的纠纷。(这里需持保留意见,因为文章发表于2009年,而各国法律或有不同,再者同人作品商业销售的法律风险目前还是较为普遍、客观存在的。)


将同人小说比之于言情小说,Abigail认为二者本质相同,都是女性主导的、以自娱自乐自我满足自我充实为动力及目的的产消行为。而同人小说另外一个特征在于,对于任何艺术创作形式,专业的和业余的这二者本就共存于每一个领域,而优秀的业余创作者,值得因自己的作品而得到酬付


Conventional wisdom holds that the best amateurs, after giving enough of their work away for free, prove that their output is worthy of payment.


这里Abigail再次重申了同人小说被那些不懂得同人小说因何而生因谁而生、以不当的目的进行推广而无视了它对于读者真正价值的“外来者”而不是“圈内人”自身进行商业化的危险性:


I argue that there is far greater danger of this happening if fan fiction is not commodified by its own producers, but by parties foreign to fandom who do not understand why or for whom the genre works, and who will promote it for purposes it is unsuited for, ignoring the aspects that make it attractive and dear to its readers.


而事实上,媒体行业已经在利用同人作者的义务劳动为自身谋取着商业利益,无论是对原作产生的免费推广效应,收取费用提供线上出版/存储小说的服务,还是读写平台上出现的商业广告、商标给平台带来的收益……曾经被定义为“文本盗猎”的同人小说创作,现在正反过来被“盗取”价值


Abigail最后指出,在同人小说商业化尝试缺席的情形下,


Women writing fanfic for free today risk institutionalizing a lack of compensation for all women that practice this art in the future.


紧接着他引用了弗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的另一句话与文章开篇引用的"a woman must have money and a room of her own if she is to write fiction."相呼应:


Woolf asked of her forebears, "What had our mothers been doing then that they had no wealth to leave us?" 


来提出质询:


Will our generation answer that we have been giving our talents away as gifts, rather than insisting on the worth of our work?


这篇文章给我个人最大的启发有两点:

一是同人创作者自身主动去推动同人小说商业化的必要性。

我了解许多作者不在乎商业化的事,没有这方面的意识,毕竟同人的本质就是开心就好,更谈不上担忧Abigail提到的迫切现实,但每个人现在的开心都是在为有心人将来的商业开发做嫁衣,就像FanLib的出现,还有媒体行业现如今各种形式的利用,既然是自己的劳动成果,为什么要白白为别人做嫁衣、到时候还要依照外来资本操纵的规则行事,而不抢先一步,自己来制定商业化的规则呢?


二是同人小说本身也是有价值的创作成果,同样值得被法律保护,也值得获得有形价值的肯定。

这或许会跟同人作品gift economy的本质(为爱发电、无偿交流)发生冲突,但寻找这之中的平衡,思考适合的商业模式不正是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至少国外学者中已经有人提出结合商品经济(commodity economy)和礼品经济(gift economy)两方特质的混合市场/混合经济(hybrid market)或能解决同人与商业间的矛盾。不过这当然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从Abigail De Kosnik的"Should Fan Fiction Be Free?"这篇文章说起,我只是想引出同人小说商业化的趋势,国内这方面的探索可能会晚一些,但不会阻止这条道路的开拓,你不动我不动,却总有个人会突然冲出来做了这件事,因为同人商业化有其必然性(其商业价值此时此刻就正在被各种利用着),只是还没人摸到关窍。


几十年前最早接触电视游戏的初代玩家们,估计也很难有人想到几十年后会出现电子竞技、职业玩家的概念,可以靠着本为休闲娱乐的打游戏得到年薪的酬劳吧。将此对比同人作者的情形来看,多少会有些异曲同工的演变可能。


如果有那么一天——就像现在既有身为运动员的电子竞技选手,也有多数人仍单单为休闲娱乐而玩着游戏——到时候,或许也会有具变现能力的商业同人写手,同时其他人也依然能只为享受“为爱创作”的过程而写着同人小说。


待续…


Ref.

De Kosnik, A. (2009) ‘Should Fan Fiction Be Free?’, Cinema Journal, 48(4), pp. 118-124.


评论
热度(8)

© 段路 | Powered by LOFTER